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鹅湖(惠普通人设定)

一个早餐店里只坐着一个人在默默吃着糯米鸡,旁边是还飘着热气的枸杞汤。当他看到墙上挂着的农民画的时候,他嘴巴里还嚼着糯米。
这家店的老板是个阿公,也有六七十岁了。他好像打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事物无比熟悉。听别人说这家店也是开了很久,起码上十年吧,老板的手艺也是让大家连连称赞。
墙上的农民画风格依然是简单粗暴想像力丰富,但内容让他很在意,很在意。
水,塔,桥,人。
桥是拱桥,上面有写“廉让之间”。
“廉让之间……”他咽下糯米,不自觉的念出,“廉让之间……百官池……”
“鹅湖。”阿公慢悠悠的从店门档口走到里头来,坐在他对面“你知道这地方?”
“啊,是。”他收回目光,“这个地方听我父母经常说起。”
“这样啊,”老人点了点头,“以前这个地方,水还是那么清,桥是那么踏实……”
他微垂下头。他清楚,那时的鹅湖是多漂亮——尽管它是几百年前人工挖出来的,尽管他只在很旧很旧的老照片上,画家的手上看到过。
“水多清啊,大家都在它旁边洗菜洗衣服过河——如果现在的鹅城还有鹅湖而不是当初那么简简单单的填了没事,鹅城会更加漂亮的。毕竟……”
“鹅湖穿城。”
老人还没说完就给他接了上去。他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要从体内迸出。
“像你这样的孩子啊,少见啦……”老人看着他,思索了一会儿把那幅农民画摘下来,“送你了。”说完又慢悠悠的走到档口去招呼生意了。
只剩他一人对着画暗自流泪,他总感觉看到这个就像万箭穿心。
“明明……我只不过是在它已经被填了以后才出生的呀……”他摩梭着画的边框,想着……

【修改版】

他熟门熟路地走进了一家稀疏平常的早餐店。店门口架着汤锅,放着几个大蒸笼,还打张桌子摆上豆浆牛奶一类的东西。店内零散着坐着几个人,或独自一人埋头吃着,或兴致勃勃地边聊边吃。
除了桌上多出的牛奶,这家店和以前几乎没有差别。他来到这里就像见到故人一样。小时候他就常常到这里来吃早餐,当时的阿伯和伯母现在头发已经花白了。他往靠墙的一张空桌走去,坐下,然后习惯性地抬头看墙上裱好的画。
原本的毛笔画变成了色彩浓郁的农民画。
这又是一点不同。
但画的内容未变。依然是水,塔,桥,人。水依然是人工挖出的百官池,桥依然是有着“谦让之间”的拱桥。农民画特有的,简单直接的色彩好像让这副画活起来了——他曾经在另外一幅毛笔画中看到过这个几百年前被挖出来的人工湖,这湖为城里的人做了多少?那幅画说明了一面:有人从远处渡来,有人在旁边洗菜洗衣服。后来,由于城市建设过程中百官池开始淤塞,曾经的政府将它扩大,修缮,把他从鹅湖变成百官池,但现在,政府便简单地填埋了它。若有治理,那情况就大不相同了……他想到这里有些不忍地别开了看画的视线,朝着店外看着。
阿伯用碟子端来了一个冒着清香的糯米鸡,把糯米鸡放在他面前:“来了。”
他回过神来,朝老伯笑了笑。阿伯坐在他对面,于是两人寒暄了起来。
“虽然这里的变化很大,但阿伯的店几乎和以前一模一样呢。”
“人,老啦,也不想再去修修改改了。”阿伯笑着摇摇头,“你还年轻着,听你家里人说你考上了不错的学校?”
他点点头,开始拆糯米鸡上的荷叶:“是呀,学了很多东西。”
“包括鹅湖?”老人接着问。
他再看了眼墙上的画,然后正视着老人点了点头。
老人赞许地点点头:“你还真的去学你从小一直想学的东西了。哎,以前的鹅湖多漂亮啊……水是那么的清,桥是那么的踏实,大家都在湖旁边洗菜洗衣服——如果现在的鹅城还有鹅湖而不是当初那么简简单单的填了完事,鹅城会更加漂亮……”
“鹅湖穿城。”他忽然这么说了一句。
“是啊,那很漂亮啊……”老伯起身,留下一句吃完早餐也先别急着走就进屋去了,留零星几个客人和忙来忙去的阿婆在店外。

临走时,他手上拿着老伯悉心包好的一幅,曾经挂在墙上的毛笔画。阿伯送他到店门口时,脸上一直挂着笑容。
“你还年轻,去外面了,要好好加油啊。”
他转过身,对着老伯恭敬地鞠了个躬。老伯连忙去扶他,但他依然有些固执地完成了这个动作,拿着毛笔画的手更小心翼翼了。
“我会的。我会好好爱护这里的。”

即使道阻且艰,我也会竭尽全力去爱我脚下那座城。
END

评论 ( 2 )
热度 ( 4 )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