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回忆

一个曾孙女写的东西,只有最后一段是我亲眼看见过的,其他的都是我从资料和其他人的口述里造出来的。
————————

她矗立罗湖桥头,稳坐深圳河边,对面是香港,远处是世界。
——罗湖口岸

对当时的他不也是如此?他回忆起曾经跟着军卡车过了至少一天才到了深圳河边,关卡的铁丝网高高的。
他选择钻回棚户区,想着下一步需要做什么。

他看世界的途径不止这么一条。他可以从停泊在大港口的船上看到泊来货,那是美国的摩托,那边是德国的彩色电视机,那边——
几百海里外是满地黄金的香港。

他在罗湖火车站摆着小摊。他卖过盗版碟,卖过红荔枝,还卖过大螃蟹。大螃蟹的草绳捆上半斤,香港佬也一句话不说买了就走。
真好赚。他回到出租屋的时候数着今天挣的钱,又想到了满地黄金的香港。

他如愿以偿地到了满地黄金的香港,卷着几张报纸在天桥下和其他穷仔一起挤着睡。
方言真是个好东西,瞬间抱团不带拖的。

最后的最后,他在香港赚得盆满钵满,在家乡建起了最早的小洋房。他老了,在日趋显老的小洋房里平静度日。
不久,他的外孙来看他了。他的外孙也曾经在那个时候在火车站打拼过,据说用赚的钱买了几大箱的精装书最后还给自己亲兄弟几分一斤全部卖掉了。
他的外孙临走前,和他郑重地握了握手,给了他一个拥抱。
就像曾经在香港那样。
他本来平复的心,再次被搅乱了。他本来就皱的脸,变得更皱了。
罢了,已经不是现在了。
END

评论
热度 ( 6 )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