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无题x(深珠友情向)

两个都是女娃哦x

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依然死在人物,描写早已没救,对珠海认识很少……倒是一直很向往这座美丽的城市!

可能会有一些BUG,请谅解qwq……

欢迎各种建议和意见!!!

这是一份迟来的生贺。
————————————

“渔女,渔女,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涸辙之鲋。”

“鲲鹏,鲲鹏,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一个渔女。”

两个同时受政/策恩泽的小地方,如今都蜕变成了让人过目不忘的好地方。

深/圳的活力让人精神饱满,珠/海的恬静让人着迷。

先后接收南/巡的两座城市,接收的东西却不太一样。

“那句话是对所有经/济/特/区都成立吧,‘珠/海/特/区好。’”

小深/圳看着邓爷爷延后几天才提的字,下面标的日期和写下的日期不是同一天的字,感觉肩膀上沉沉的。

两个经/济/特/区相处方式很奇怪,不会经常缠在一起,但也不会过分疏远;对对方都有万分欣赏的地方,欣赏到甚至甘愿自己卑微地低下头,但同时同时知道自己对比对方在哪一方面占了优势。

这一天,已经长大了些的深/圳带着长大了些的珠海跑到了福/田/保/税/区/一座几十层的写字楼楼顶上,眼睛亮亮地,直勾勾地盯着珠/海的提包。

“我闻到了蛋挞的味道!啊——”装作要吃的样子张开了嘴巴,但很快又闭上了,转为一个大大的笑脸。

“那里是H/K,对吗?”珠/海从包里拿出了个保温盒,里面放着几个诱人的蛋挞。她把盒子递给深/圳,自顾自地走到了护栏旁。深/圳先吃了一个蛋挞,然后小心地封号保温盒,也跟着走了过去。

左边高楼林立,右边一望无际。只有一个忙碌的口岸在告诉这两个家伙,那里的确是寸土寸金的H/K。

“嗯。渔女啊,那里就是香/港,我好像以前也带你来这一边玩过?”深/圳把保温盒稍微举了举,比了比对面的香/港,然后又还给了对方,“蛋挞还是那么好吃,好像手艺有进步?”

“你居然夸我的蛋挞了。”珠/海有点意外。

“人吗,终究要长大,城啊,也一样的。这几十年下来,你也变了好多的——。”

“说不过你,以前你倒是更喜欢带我去罗/湖/桥那边,看着桥边有一个买烤鸭的赚香/港/人的钱赚到盆满钵满。”她想起了什么似的笑了笑,温柔的和煦风一般 ,“光打包的就要请好几个人工!”

又何止那一人曾在那时赚的盆满钵满?深/圳往河那边眺望,久了,又找珠/海要蛋挞吃。

“吃完我们就去其他地方看看?我想去看看邓爷爷的像。”珠/海把一整个盒子递给她,“还想看那只翱翔的大鹏。”

“OK.”

END

评论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