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赌骰输了的成果(。)

其实我不算惨的了(看着一晚上输十四把的人默默笑)

五分钟段子产物√

———————
1
自己是多久没有离开岭南之地了?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伫立在田野旁看着。这一切在大脑里都快模糊过去,不是今天脑子抽一下突发奇想跑了大老远来这里,估计脑子里就彻彻底底是一片了。

这里的田野相对于南方的来说,差别还是不小的。深吸口气抬了抬头,井然有序的雁群正往南迁,他们度过一东后便又会回到这里。

但自己不太一样。

是了。

2
睡在天桥下还会被一堆落魄的打工仔赶,瘪了瘪嘴,拿着破报纸往靠近水坑的地方挪了挪。

当初,为什么要那么任性的离家出走呢?离了也好,在自己走后家里忽然发生了剧变——这下是彻彻底底变成了流浪儿了哟。不耐烦的亲戚草草处理了一下凌乱的家,收走了有价值的东西后,连他们的一个小小的小后辈都不理了。

这也是命。

3
“阿京该醒了不然太阳晒屁股了阿鲁。”

京看着面前扎着马尾穿着马卦的男子,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往那人身后看了看,小PRC呢?平时不是他叫?

“您是……?”

“我是中国君阿鲁。”

我的小PRC呢!!京快炸了,那个可爱的PRC怎么可能一夜之间变成这样!

一天下来,他觉得他的世界观已濒临崩溃,而后呆萌的意大利君向着日本君说的一席话让他彻底哑口无言——

安倍经济法……?!

这个世界都乱套了。

4
她站在门口,内心的忐忑导致她迟迟不敢入内。

她到底伤到哪里?严不严重?现在情况如何?这些只需跨过这门就能明白的答案却因为她迟迟不肯跨过去而藏了起来。

“这位女士,请站在靠门边的位置,您挡到我的推车了。”护士小姐温和的声音响起,里边的人略有些意外的探了探头。

谁会来探望我呢?坐在病床上打着点滴的女孩想。

5
在广东当地方大官,你必须得会游泳,因为每年你都得跳一次珠江——检查一下这一年来你治理的珠江如何。

6 “我的灵魂已经死亡了,我只是,我的肉体,在和他,接着打球。”李老师看着旁边几乎笑成一团的围观老师们内心悲愤的说道,“在下输了,老米你这神补拍技能令在下折服……”
让我们回倒一下刚才发生了什么。
李老师和来自美国的山姆老师打羽毛球,期间两人打得都挺棒——就是那么最后一下,球落地了!李老师激动的跳了起来,这可是关键一球!这球赢了小钱钱就到手了哈哈哈……
球飞过来了。
不对,球为什么会飞过来。
因为山姆老师,他一脸纯良的,启用神补拍技能(这还需要相当厚的脸皮),让李老师,输了。
输了代表什么?
小钱钱没了。

7
“目的地?”他低头收拾着包袱,声音低低的,仿佛在纠结着什么。
“陕西。”旁边一个收好包袱的回到,“你究竟决定好了没?”
那人长吁一口气,抬起头直视另外一人,眸里浮着一层抉择。他轻摇了摇头,定了定,紧接着又点了点头。
“我去报道了。”另外一人拎着包袱走了。
——
当逃兵,还是……坚持理想?
那不是当逃兵,那是落叶归根!家乡的根据地也需要你!
跟着大部队到达陕西,那是你的理想!
不,家乡也有红色的地方,家乡也需要人,家乡……
——
做出抉择的时候,他内心还是给什么牵扯到一样痛。
即使……回不去?

评论
热度 ( 1 )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