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ΑΒΩ

我是最普通的B.无论A和Ω当中发生什么,基本上都不会扯到我们。尽管一个A标记再多的Ω也是可以的,但Ω太少了……会引发一些不太太平的事情。
我们普遍被看成平庸的。
安安稳稳的,也好。
可总有时候会不甘心。

我是Ω.
用狼群来比喻我们这个世界的话,我是最少的,别的狼可以高傲地翘起它们的尾巴,或者就平常那样,但我不同,我出生就紧紧夹着自己的尾巴——为什么我出生就会有一种卑微感?
我作为Ω,注定一辈子都是别人的附庸,别人的生育工具——只因为我最擅长的就是这个。要是我是一个麻木的Ω倒好,给A掳走以后慢慢的变成只会生育的木头也不错。
问题出在,我不甘。为什么我出生就会带着卑微?我不服。

评论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