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摘自《演讲与口才》

胡适和辜鸿铭都是20世纪之初自由独立的启蒙精神和理想主义倡导者,但两人在某些观点上却一直存在着很大的分歧。虽然如此,却并不影响他们之间的友谊。
1919年8月3日,胡适在《每周评论》上发表了《辜鸿铭》一文,文中写道:“现在的人看见辜鸿铭拖着辫子,谈着‘春秋大义’,一定以为他是向来顽固的,却不知辜鸿铭当初是最先剪辫子的人。当初他是‘立异以为高’,如今竟是‘久假而不归’了。”看着发表的文章,胡适在得意的同时,也做好了应付辜鸿铭打上门来的准备。
凑巧的是,就在文章发表的当天晚上,两人一同受邀去朋友家吃饭,胡适就索性将那张《每周评论》随身带了去,意在当面让辜鸿铭指正,并对文中的一些不正确观点主动向辜鸿铭道歉。令胡适意外的是,辜鸿铭看完文章后十分生气,很不客气地说:“密斯特胡,你既然在报上毁谤了我,你就要在报上向我正式道歉,你若执意不道歉,我就向法庭控告你!”
胡适听后微微一怔,随即便微笑着问道:“辜先生,你说的话是和我开玩笑,还是在恐吓我。你若是恐吓我,那就请你先去告状,我只好等到法庭判决了才会向你正式道歉。”说罢气呼呼拂袖而去。望着胡适远去的背影,辜鸿铭站起来喊道:“你诋毁了别人,竟还如此嚣张,真是岂有此理!”
大约半年后,两人再次相遇,胡适凑过去问辜鸿铭:“辜先生,你告我的状子递到了法庭没有?请你快一些行动,我都等不及了。”辜鸿铭假装正色道:“胡先生,我向来看得起你,可是你那段文章实在写的不怎么样!请你听好了,只要你一天不死,我就不会与你善罢甘休!”
胡适拍着辜鸿铭的肩膀逗他:“要是你死在我的前头,这桩官司就算是了结了吧?”辜鸿铭一把拨开胡适压在肩上的双手,大声说道:“要死咱俩一起去死,即便到了阴曹地府,我也不会放过你!”说罢,四目相视片刻,都同时爆发出爽朗的笑声,难堪的一页也就此被揭过。
“君子和而不同”,这便是大师之大的精髓所在。

评论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