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四季随机》(摘自青年文摘)

四季随机
据说每个在南昌大学的孩子上辈子都是折翼的天使:夏天桑拿,冬天冰箱,晴天火焰山,雨天水帘洞。四年之后,个个长生不死。据说有神人昌大同学们在滚滚热浪下的斗争经验:敌进我退,敌退我退,敌驻我宅,敌疲我睡。
事实上,打地铺已经阻挡不了昌大人了。
因为寝室吊扇神奇的设计,睡在床上一般要靠心理安慰自己有风吹来,感受脑海里吹来的海风。此等心理强大的人属一品,基本可以屏蔽掉皮肤和末梢神经对温度的感知,酣睡到天明;心理稳定的人属二品,一般能在凌晨一两点臆想出一丝凉意,抓住机会赶紧睡去,两个小时后热醒;心理故作强大的属三品,此类人因为在心里一直酝酿不出凉意来,在床上滚到天亮。
不甘于精神胜利法的同学,才是真的猛士,他们已经不啻于在寝室里打地铺了,而是卷起铺盖睡到楼道里。于是有了这个段子:话说某同学在楼道刚躺下没几分钟,就被蚊子编队围住。无奈之下翻箱倒柜找出一盘蚊香,点上放在脚底才安然睡去。不到一个钟头,被保安大叔一声尖叫惊醒。同学怒起,大叔被吓得不轻,哆哆嗦嗦说:“你!你!铺个草席躺楼道里就够吓人的了,还烧香······”
中国的城市大可分为三类:一是像西安那样的普通城市,春夏秋冬顺序播放;二是像昆明那样的文艺城市,春季单曲循环;三是像南昌这样你不懂的城市,一年四季随机播放。坑爹的是,还是在一天里。
我在昌大多次经历过上午毛衣毛裤下午短袖凉鞋的诡异天气,最神奇的是中午,你可以一路上看到羽绒服,羊毛衫,单衣,T恤肩并肩的神奇景象。特别是在冬夏之交-----这里春天极短,只推出过体验版,故此忽略不计——早晨最纠结的莫过于是穿毛衣还是单衣出门,在这里,中午和早晨的温差达到十几度很常见。
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漠河来的同学冬天也会感冒,况且,这里的冬天真的很冷,据说去年没下雪,是因为雪花冻在了半路上。
不仅气温多变,天气也不老实。君不见,昌大女生包里有两把伞,一把遮阳伞,一把雨伞。夏季常常一眨眼间多云转阴雨转多云,雷阵雨说来就来说走就走,雨后初晴太阳刚探出头,一仰脖子雨点又打在了镜片上,要是跟天气预报认真,那你就输了。
校风很大
风有多大?这个似乎没人说的清。只知道在有风的天气里,学校里的自行车真的是自行的。某生物系的同学忐忑地说:按照物种总是朝着有利于生存的方向进化的理论,南昌的风再这么吹下去的话,我昌大学子不是都要进化成纺锤流线体?建筑系的同学自信地说:校风是检验建筑质量的唯一标准。艺术系的同学忿忿地说:文艺学校在放风筝,昌大的我们,在放自己!
以至于很多学长学姐在多年以后,回忆起大学四年印象深的事情时,故事的时间、地点都记不清了,过程也淡忘了,只记得那天风很大。
学姐的秀发往哪儿飘能判断风向,教授的自行车往哪歪能判断风向,麻辣烫的热气往哪吹能判断风向,瘦子往哪飞能判断风向,如果柳树还在的话,也能判断风向。
在户外,南昌的风使你的发型从二八分到三七分,在到中分,最后直接从中分吹成大背头,平均每三秒一个发型绝不重样,紧追前沿风向。当然,在大风天气下,蓬蓬头和爆炸头才是最受追捧的发型,短发系的男生回到寝室头顶上乱象丛生,面部表情风化沧桑,才是大风起兮下的众生常态。
更为巧合的是,南昌大学最受欢迎的讲座之一恰恰叫“前湖之风”,他们的工作人员自称是“追风的人”········
每年冬季,逆风而行,特别是在雨雪天气下,脸部如同遭到刮痧,效果难忘。
你若晴天
近两年,暴雨导致城市的内涝成了新闻热点。南昌大学本部校区有两个内湖,当时湖水一夜暴涨,漫到岸上,我们学校车道一时成了航道,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车儿推开波浪。真是其乐莫大焉。
雨之大时你见识了,雨之长一时可见识不了,也许你不会懂,从开学以后,我的天空,雨就没停过······
几乎每一个昌大人都听说过这样一句话,南昌的雨一周下两场,一场三天,一场四天。更为夸张的版本是:一年两场雨,没场下半年。所以当你见到久违的阳光,不必吃惊于昌大人举场晒被子的盛景。昌大众生清晨起来总是要45°仰望“东方之既白”,掐指冥算,骇然得知今日天晴。好消息使校内广场顿时成牛市大盘,散户们大量持被涌入黄金地段,一时间棉被、毯子,你不让我,我不让你,都开满了花。红的像火,粉的像霞,白的像雪·······
如果不来南昌大学,你便不会懂昌大人的感人心语:你若晴天,我便安好。

评论 ( 8 )
热度 ( 2 )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