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大纲文)

打算看看能不能高考后扩成正经的小说,算是这段时间语文复习小说的一个副产物。

(陈熙   ?)

今天是中秋节,是我搬到新居的第一个月。我有一个邻居,但那边总是静悄悄的,门口的鞋柜也积了一层薄薄的灰,只是偶尔晚上回来看到从门缝里跑出的灯光才让我相信这门后的确有人住。

出于礼貌,我拿上一个双黄莲蓉月饼敲了敲门。我等了一会儿,然后看到猫眼一黑,接着是大片大片的灯光从屋内泄了出来。站在门口扶着门把的女子穿着家居服,顶着即使是梳着马尾也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她略有些困惑的看着我,微微歪着头,像个毫无防备的小动物。

“中秋快乐。我是你的新邻居。”我摆出礼节性的笑容,把月饼拿了出来。

她忽然绽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很有力气地说了声谢谢,然后并没有如我所预料的那样拿走月饼,而是侧过身,对我说:

“我的新邻居,您愿意同我一起度过这个中秋吗?你好像也是一个人呢。”

从后来的交谈中我知道,她在我刚搬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了我的情况:她是这屋子的老住户了,从小到大都在这里,和物业非常熟。我在聊天空隙中细细打量了这间屋子,和它的主人非常像——就我看到的客厅,墙壁被粉刷上了淡淡的粉色,有一面墙还有白色的大圆点、星星等图案。她大概就是这个小世界唯一的住户。

————

与她接触越深,我越是深刻地感觉到,她果然是这个小世界的住户,一个脱离了大世界的小世界的住户。她的性格非常直接,直接的乐,直接的哀,直接的怒,直接的……所有情绪的切换几乎都毫无征兆,而又让人感觉她是这么的单纯。她的眼里没有一丝丝的杂质,我说的是,来自大世界的“客套”。

但她真的能一辈子都这样生活在她的世界里吗?我想起她房间里整整齐齐码好的,从泛黄到还泛着油墨味的报纸;我想起她悉心照料的一盆又一盆多肉;我想起她的书柜里满满当当塞着的城建资料。我知道,她不愿意离开这个大世界,她也知道她无法离开这个大世界。只不过是她过去的经历让她害怕生活在人群之中。我还记得她曾经在我面前,眼神飘向远处,涣散地不知道看向哪里,慢慢地,平平地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

她有一个朋友,周游世界,旅游的同时打工,活得潇洒自在。她那个朋友持续连载着一个长篇,主人公就是她。她的朋友以全知视角描述着如果是她在这个世界周游,她会看到什么美好的东西。文章充满着阳光和鲜花,让人不由得神往,便也有了不小的热度。偶尔她还会和她的朋友聊天,开玩笑说如果真的是她她会怎么样。我明白她的朋友的意思,她的朋友和我一样,都希望她能走出这个小世界。

————

我知道她如果能走出这个小世界,她能绽放出多璀璨的光芒,但我现在却开始犹豫了。我低头看了看熟睡在怀里的小家伙,她环着我,睡得安详。我怎会不知道这外面的世界有多少险恶的东西,我怕极了她会被那些脏东西玷污。我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再次陷入无尽的纠缠当中。

————

这大概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日子之一。每晚我都如期造访这个小世界,我手中握着这个小世界的钥匙,咔擦一声打开了这个世界的门。我有时候看到她在客厅看着电视里的纪录片,有时候要走到她的房间里看到她埋首资料当中,还有时我需要走到阳台去看她坐在摇椅上或听歌或玩着手机。但不管是哪种情况,她发现我的出现后她都会露出惊讶和欣喜的表情,然后扑过来抱住我。

我听着她在我耳边叨叨絮絮,明明我才是那个成天游走于大世界里见识生活百态的人呀,但她的眼里似乎总有无数的美好,她甜而不腻的声音快速地,有时甚至是激动地讲述着她的发现,我也会回应。有时她会讲起她在茫茫资料中的新发现,我也能明白——毕竟那是我的业余爱好。

在我的假日里,我还会努力带她走出这个小世界:从楼下的小花园,到小区里的活动中心,再走出小区,走到书城,走到繁华的购物中心……一点一点把她带远,一点一点让她接受这个大世界。

时光如流水,就这么平稳地过去了。

————

一个假日的下午,我在她阳台的摇椅上睡着了,但睡得不深——这让我得以感觉到她在中途悄悄地执起我的手,在手背和指尖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轻浅的吻。我装睡着,内心鼓点密集。

————

她似乎终于鼓起了勇气,走出了小世界。她的工作单位很稳定,凭着读书时的实力,在恩师那儿找到了一份工作。虽然稳定,虽然收入并不高,但她能做到这一步已经让我非常开心了,她终于要开始绽放光芒了——她在她的小世界里从来没有放弃过学习。

我们的交流开始变成了手机之间的交流,次数也逐渐变少,偶尔我会感觉,她好像也从我的身边走掉了。我的梦里开始一遍一遍地出现她,然而我即使再握着那把小世界的钥匙,咔嚓一声打开门,里面的灯光却不再大片大片地泄出来。

偶尔她会回来,吃个饭,或者睡个觉,然后又急匆匆地赶回工作地附近的住处。这些我都知道,我常去那个小世界,缺了什么我都会补上,哪里动了我都心知肚明。但很不巧,我从来没有碰到过她。

我以为她会很难适应这个世界,但她那边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我也没有办法知道,我的工作和她的工作相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只知道,她几乎天天都出现在我的梦里,笑着。

然而我不敢和她说,这太简单了,我不愿意拦着她,即使我再不舍得。

————

又是一年中秋,我拿着一个双黄莲蓉月饼,站在她的门前,但是门缝里并没有溜出的灯光,只有无尽的黑暗。

我拆开月饼的包装,正准备吃的时候,听到了有人往这边来。这脚步声我不会听错,但我却浑身动弹不得。

我看着她出现在我面前,和以前一样自然地抱着我,然后说,陈熙呀,我真的做到了。

我空出一只手来紧紧地抱住了她。

评论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