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水滴

NO.2 脑洞聚集地
现在以吃粮为主
爱娜娜杂食
凹凸雷安
ES狮心
水团鞠南

我和往常一样,啜了口刚温好的牛奶,随手点开浏览器,正准备登录邮箱的时候,一条新闻吸引了我。

冲击我的大概是那张惨案照片。一个年轻女子和一个小女孩惨遭刺喉,两具尸体倒在一个公园的中心。白天的照片,太阳是多么明媚。

惨绝人寰。我心里给了个评价后点了进去。

“震惊!女子残忍杀害女童后自杀!”

我忽然感觉有点手脚冰凉,快速往下拖。

我被玻璃撞地的,清脆又尖锐的声音吓醒。温热的牛奶和玻璃碎撒了一地。

她前段时间几乎每天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也是不久前才开始的,因为她的心理咨询室误入了一位极其可爱的小公主。她在那头喋喋不休地和我讲,那个小家伙是多么可爱。

“她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存在!”

但是,昨天,这种喋喋不休忽然消失了。我没多想,这突然中断并没有让我感到意外。我依旧忙于我的工作,沉浸在我的职责里。

这让我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夜晚,一个一如既往的夜晚,我忽然听到了三声敲门声,紧接着是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的心底没由来的慌张,身体忽然紧紧地绷了起来。然后,脚步声,很轻很快的脚步声,走向我,轻轻喊我的名字,然后……

我伸手抓住了她往下伸的手,握了几下。

没有刀。

现在,那种浑身绷紧的感觉再次绷紧了我。

她死了。

以一种意料之中的死法死了。

她把我叫出宿舍,然后蹲在走廊,神情冷漠的看着墙角。那眼神和冬天的午夜的晚上一样冰。

让我意料不到的是,她从口袋里拿出了那把叠好的刀,交给了我。

那天晚上,我的枕边放着钥匙和刀。

钥匙。刀。

评论
 

© 透明的水滴 | Powered by LOFTER